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淫小霸王
淫小霸王
 梦梦迈着轻快的步子踩着高跟鞋「嗒嗒」地走到自家门口,今天她心情非常好,两天没回家了,在外面随便转了一下唱了几首歌,又小赚了一笔,老公临时要到另一个地方去表演还要过两天才回,她一个人却已经非常想回家了,因爲她那还只十五岁的儿子一个人家,这两天没人照顾,不知道他有没有饿着。
 
想到儿子,梦梦脸上露出自豪的微笑,天天他聪明帅气,年纪不大却已有1米8的个头了,唱歌也唱得特好,完全继承了父母两的优点。
 
「小天,小天」,一打开门,梦梦轻声叫了两声,却没人回应,换鞋时却看到门口有几双鞋,「怎麽这麽多鞋?又和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一起玩!」,梦梦一想到儿子的那些朋友,心中就有火,都是些游手好闲、不爱学习的不良少年,以前一直不准儿子与他们交往,这次趁着父母不在家,居然带到家里来了,而且现在已经日上三竿了居然还不起床。
 
果然,来到天天睡房门口,听到里面有鼾声传出,房门也是半掩着,梦梦脸色一沈,就要吼叫儿子,但马上又转念一想,儿子大了也要顾及面子,还是先进去单独把他拉出来吧,想到这,她缓了缓脸色,平静一下心情,推开了房门。
 
随着房门的打开,梦梦睁眼向房内望去,脸上的表情也由镇定转变爲惊讶,再随之转变爲愤怒,展现在眼前的一幕是她永远也想不到的。
 
只见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男孩,个个赤身露体,沙发垫、床单扔得满屋都是,一个看起来极度虚弱、一丝不挂的女人躺在床上大口的喘气,此时正睁着大大的眼睛无神的望着梦梦,她正是梦梦请来的英语家教老师华华,但如今没有一点爲人师表的模样,淩乱的长发掩在苍白的脸上,高耸的双乳上有几道鲜红的手指印,随着沈重的呼吸上下起伏,腹部、大腿处更是污秽点点,在阳光下隐隐发亮,正是男人精液干燥后才独有的景象。
 
梦梦惊叫一声冲到华华身边,急忙随手从床边拿起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,连声问道:「华华,华华,怎麽回事?」,华华微微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,两行清泪从秀目里流出,顺着脸庞形成两条水印。
 
梦梦急睁眼四处找寻,很快看到自己儿子天天正一丝不挂的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,还垂着头犹自未醒,梦梦「唿」的怒火攻心,冲到他面前就是狠狠一巴撑。
 
「哎呀!他妈的,谁啊!」,天天被打得一蹦而起,扬起右手高高举起,「天天,你都干了什麽!」听到梦梦的怒喝,天天这才看清打他的人是自己的母亲梦梦,这才慢慢的把手放下,嚅嚅的回道:「妈……妈……,你怎麽就回了,我还以爲你要晚上回家」。
 
梦梦气得脸色发青,饱满的胸脯不停地上下起伏,怒骂道:「你,看你干了什麽好事!」,无意中眼神扫了一下天天的下半身,见他阳具高高举起,不由脸上一红,喝道:「赶快穿上衣服先出去,等下再找你算帐」。
 
天天这才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站在母亲面前,本能的低头一看,阳具居然还是举起的,急忙从沙发边拿起衣服挡在身前,却无意间看到母亲微红的脸和高耸的胸,心中突然産生一股异样的感觉,急忙低着头快速起出房。
 
梦梦又环视了一下屋内,见那几个男孩都不见了踪影,原来刚才梦梦在怒骂天天的时候,那几个男孩都醒过来,见情形不妙,一个个偷偷溜出了房门,而梦梦在愤怒之中一时没有发觉。
 
见屋内没有别人后,梦梦又急忙回到华华身边,轻轻说道:「华华,你还好吧」,忽然,华华一把抱住她号啕大哭起来。
 
听着她一边哽咽一边断断续续地述说,梦梦终于搞清了整个事情的经过。
 
原来作爲天天的家庭教师,华华昨天上午在上完课后准备回家,天天忽然要求她一起吃中饭,说是他的一个朋友过生日一起约好了吃饭,希望华华也一起参加,华华在他的软磨硬泡下也就同意了,没想到在吃饭时,他们之间不是互相敬酒,而是不停地向她这个家庭教师敬酒,华华在一群孩子的阿谀奉承声中也就稀里糊涂地喝了很多,最后是怎麽回到天天家的都不记得了,只知道醒来的时候窗外天都黑了,天天的其中一个朋友正光着身子趴在自己身上,而自己在六个十五六岁的男孩控制下,毫无反抗余力,被整整轮奸了一天一夜。
 
梦梦越听越怒,也越听越心惊,没想到自己儿子年纪这麽小但这麽胆大妄爲,更是害怕若是这是传了出去,他以后的人生可毁,所以在听华华抽泣的述说时脑子也在飞速运转,这事应该怎麽办才好。
 
「梦姐!我该怎麽办啊,要是我老公知道了,」华华说完事情经过后,大声哭道。
 
「别,千万别跟你老公说,」梦梦连忙说道:「华华,这件事千万不能说去,姐姐求你,要说出去我家天天可就完了啊。」
 
华华停住了哭泣,眼睛瞪得大大地望着她,梦梦见这个情形,连忙拉开随身小包,掏出两匝钱递过去道:「这是两万块钱,你先拿着,稍后我再去取十万块钱给你,这件事千万别说出去,就这样算了好吗?」
 
华华看了看梦梦手中的钱,又看着她一脸期待的眼神,又流下泪说道:「我可是被轮奸了啊,梦姐,我怎麽对得起我老公和女儿,我,我不想活了,」说着扭动身体就要起来。
 
梦梦急忙抱住道:「别,华妹,这样,我再加十万,千万放过天天吧,他还小,」说着也哭出声来:「我,我就这麽一个儿子,华妹,你,你说吧,要我出多少我都原意,看在他还这麽小,和你我的交情上就原谅他,好吗?」
 
「梦姐,你夫妻二人一直对我很好,而且天天他以前也很是听话懂事,都是他这些狐朋狗友害的他。」
 
听到华华这麽说,梦梦知道有了转机,急忙说道:「是的,是的,我以后一定要严加管教,不准他同那些人再来往了,那,这件事……」。
 
华华叹了一口气说道:「小天他还小,可能是一冲动吧,这事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……」。
 
「谢谢,谢谢你啊,华妹。」
 
「不过,我老公现在正在投资一笔生意,还缺点流动资金,若是我能帮助他的话,他可能也就不会注意我这两天的动态了。」
 
「哦,这个好办,要多少,我可以帮忙。」
 
「还要五十万。」
 
梦梦听到华华开的这个价,心里把她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够,但想到儿子,忙陪着笑说道:「好,好,明天我就给你」。
 
华华这才舒展开脸色,轻轻推开梦梦说道:「梦姐,让我把衣服穿上吧」。
 
「哦,好,好!」。
 
天天低着头好似无辜的听着母亲的训斥,眼光正好看到梦梦的双腿,雪白的脚裸在高跟鞋的陪衬中如玉雕般迷人,粉红色的过膝长裙不时的前后摆动,若隐若现那修长笔直的大腿,天天的脑子也随之不由联想到华华,想着这个在他跨下呻吟了一天一夜的熟女,还有那对大奶子,想到这他不由自主的稍稍擡起头扫了一眼母亲的胸部,好大啊,不知和华华老师比起来怎样,下面的鸡巴又硬了起来。
 
梦梦见天天被她数落了这麽久一声未吭,还以爲他是害怕知错了,看着他可怜的模样便放缓了语气说道:「小天,你现在正是青春期,一定得克制自己,你知道你是范了多大的事吗?」
 
天天用可怜巴巴的语气回道:「妈,对不起,我再也不敢了,那天我喝酒喝了好多,也不知道怎麽回事,张三说华华老师好漂亮,一时,一时我们就……呜,呜」,大粒的眼泪也随之掉下。
 
梦梦一见天天哭出声来,心一下就软了,忙一把抱住他的头说道:「孩子,算了,我已经和华老师处理好了,以后你也切记别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,把心思放到学习上,好吧。」
 
「好软啊!」天天枕在母亲的胸上心里赞叹着,口里确呜呜抽泣着:「我知道了,妈。」接着又抱紧梦梦放声大哭起来,梦梦还以爲是儿子非常的后怕,赶忙爱怜着摸着他的头发,天天享受着母亲柔软温暖的身子,下面的鸡巴硬得就要把裤子冲破,幸好梦梦没有发现异常。
 
「还有,你以后再也不许跟这些狐朋狗友交往了。」
 
「好的,妈,我以后再也不和他们来往了。」
 
从那天起,天天果然很少出去了,一放学就回到家,回来后也是在自己房里认真学习,梦梦见了心中暗暗高兴,庆幸这五十万还是没有白花,而母子二人也一直把这事瞒着丈夫,好在他也很少在家也没发现异常。
 
这日,梦梦丈夫又出去演出了,家里只有梦梦母子二人,吃过晚饭后,天天就回房看书了,梦梦一人在客厅看着电视里无聊的肥皂剧。
 
「这些电视真是乱扯,现代人就这样穿越到古代,用过这麽多抗生素的现代人在古代恐怕得个感冒都没法医活,还有生活技能,哪还有什麽机会来谈情说爱」看完了几集后,梦梦对着电影自言自语的评论了几下,「咦,小天这麽晚了还在学习啊,去看看,」想到这里她轻轻地走到天天的房门口。
 
门是半掩着,梦梦慢慢地推开房门,瞬间笑容凝结在了脸上,急忙用手捂住了嘴,只见天天只穿着上衣躺在床上,双手握着高挺的阳具不住的撸动,微闭着双眼的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。
 
梦梦呆呆的看了一会,见天天好象动了一下,赶忙缩回头蹑手蹑脚地走回自己卧室。
 
躺在床上的梦梦展转反侧总是睡不着,脑子里不停地浮现出刚才的画面,特别是天天那根粗大的鸡巴,「这孩子真的长大了啊,比他爸的大多了,」,刚一想到这,梦梦自己也吓了一大跳,「这是怎麽了,我怎麽能这麽想」。
 
「这可怎麽才好啊,」梦梦心情上下不安:「听说只要搞过女人的男人是很难克制住自己的,何况小天正是在特殊的年纪,这,这该怎麽教育他啊。」
 
糊思乱想了半天,梦梦也没有想出一个办法,索性不去想这个,思绪又想到丈夫身上,「哎,好象好久他都没碰过我了,是啊,他这个年纪了,还有什麽精力呢?」不由自主地,她双手摸到了自己的胸前,「我明年就四十了,身体怎麽越来越敏感了,」她一只手又摸到自己阴部,接着一股电流传来,全身一颤,「管他的,老公不能满足我了,我还是自己来吧。」
 
想到这,梦梦一只摸着自己的大乳,另一手在自己阴毛处轻轻划动,接着慢慢翻开自己的大阴唇,伸出中指在里面轻轻插动。
 
「啊,舒服!」梦梦发出轻微的喘息声,「鸡巴,要是有一根男人的鸡巴插进来就好啊,啊,天天那根鸡巴好大啊,不行,我怎麽能想到这个,他是我亲生儿子,不行,赶快把这个念头赶出去,啊……」。
 
阴道里的淫水随着手指的插动喉哗哗流出,梦梦插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脑子里一会儿是丈夫的老鸡巴浮现,一会儿是儿子天天那年青健壮的鸡巴浮现,到最后已经搞不清是谁的了,只是幻想着有一根大鸡巴在自己阴道里出出进进,终于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喘息,高潮了。
 
第二天天大早,梦梦端着一杯牛奶到天天的房里,笑道:「小天,学习辛苦了,来,把这杯牛奶喝了。」
 
天天看着母亲的打扮不由痴了,今天梦梦只穿了一件米黄色的睡衣,赤着脚,长发松懒着披在肩上,鼓鼓的胸部随着呼吸一下一下的撞在宽大的睡衣上,两个小葡萄似的印点若隐若现。
 
「妈妈居然没带胸罩,」
 
「快接下喝啊,等下都凉了」。
 
听到母亲如黄鹂的声音,天天才醒悟过来,连忙接过牛奶一口饮下。
 
「慢点,喝这麽快干吗,别呛着了」。
 
走出天天的房间后,梦梦露出得意的微笑,「这小子,刚才这眼神,看来我这个方法还行,这样他就不会总想着别的女人,再出事了。」
 
从此以后,梦梦经常三不三的挑逗一下天天,「只要过了这两年,他渡过青春期以后就没事了,爲了防止又出现上次发生的事,我作母亲的牺牲点色相也没关系」,梦梦这样安慰自己。
 
这天晚上又只母子二人在家,一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正好出现了男女二人接吻的亲热镜头,天天的鸡巴「倏」地一下竖起了,他赶忙坐直身子掩饰,侧眼一看身边的母亲,见她红霞润玉容,青丝飘荡荡,绰约似仙子,不脱口而出道:「好漂亮!」。
 
梦梦以爲他是说电视里的镜头,微微带怒道:「小天,说什麽呢,有这麽晚了,去睡觉」。
 
没见到天天有任何反应,梦梦不由转过头,因二人靠得近,猛的一下居然二人的脸撞在了一起,惊得梦梦一声尖叫。
 
本来天天已有好久没搞过女人了,而这段时间母亲又若即若离的勾引,早就心意难熬,这一下接触更是点燃了心中的欲火,猛的一把抱住梦梦,嘴朝她脸上乱亲。
 
这下可吓得梦梦惊惶失措,手脚乱动,不住挣扎,但哪有儿子的力气,只得大叫道:「放开我,小天,快放开我,不然我要生气了啊!」
 
此时的天天却红着眼,好似没有听到声音一般,用力把梦梦压倒在沙发上,用腿抵住母亲的大腿,隔着裤子的鸡巴顶在她的腹部。
 
梦梦被压得喘不出气来,自己阴部又被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,又是着急又是后悔:「前段时间真不该引诱小天,这下可引火上身了,怎麽办才好」,嘴里乱叫着:「别,别这样,小天!」。
 
而天天已经几乎散失了理智,腾出手就要去梦梦的上衣,梦梦双乳一麻,同时双手也得到了解放,急忙抽出右手「啪」的一下,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天天脸上。
 
天天一愣,停止了动作,眼光也慢慢柔和了下来,梦梦略略放点心,长吁了一口气,推了推他不动,轻声呵道:「小天,下来!」。
 
刚才因爲精虫上脑所以不顾一切,这一记耳光也把天天的胆子打跑了,他忙爬起身嚅嚅的说道:「妈,我,我」。
 
见到儿子紧张害怕的样子,梦梦心又软了,坐正身子整了整衣服说道:「小天,你有冲动,妈也不怪你,你得克制自己,以后再也不许这样了啊。」
 
天天低着头说道:「可是,可是,刚才我好难受。」
 
梦梦看见天天还如同一个小帐蓬的跨部,伸手在上面轻轻一摸,笑道:「是这里吗?」
 
天天全身一颤,说道:「别,妈,别摸,我」。
 
梦梦心想:「小天年纪还小,但已经有过性经验了,若是不帮他发泄的话,恐怕迟早会出事」,想到这,她轻轻的解开裤裆的拉链。
 
「啊,妈,干吗?」天天惊叫道。
 
梦梦笑道:「别憋着太久了,这样以身体不好,我帮你弄出来会好过些,小天,先躺下吧」。
 
天天仰躺在沙发上,感受着母亲柔弱无骨的小手,阴茎传来的阵阵刺激如电流般袭入脑内,终于他大叫一声,浓稠乳白的精液喷射而出,溅得沙发上,梦梦的手上、衣服上到处都是。
 
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,而天天又是品尝过女人的青春期少年,欲望特别大,梦梦基本上两天就要帮他解决一次。
 
这日下午,梦梦又在沙发上卖力的撸着,可过了好半天也没见天天出水,手都有点酸痛,说道:「小天,怎麽这麽久还不出来。」
 
天天本来斜躺着闭目享受,听到母亲这麽说,睁开眼一看,见她满面红潮,含春带怨的模样,喉咙一干,呑了呑口水说道:「我,我也不知道,妈,你用口弄几下好吗。」
 
梦梦瞪了一眼,见天天害羞的脸色,又感到自己的手实在是太酸了,便低下头轻轻含住他的鸡巴,一进一出的呑吐。
 
天天说这话是本来忐忑不安,生怕母亲的训诉,没到想到她没什麽过大的反应就顺从了,看着母亲卖力的呑吐,天天想起了以前在外面搞过的小姐也是象这样来讨好自己,不由露出得意的微笑,看来妈妈你也是个女人而已,也是让男人来玩的,想到这里天天一阵激动,鸡巴爆涨就要射出。
 
梦梦也是经验有加,早就知道,在他射出之前赶忙抽出,浓浓地精液飞射到沙发前的茶几上。
 
当品尝过梦梦的小嘴后,天天的胆子也越来越大,基本上妈妈不用口功他就不射出来,而且在梦梦口舔他鸡巴的时候,双手也乘机在梦梦身上乱摸,前几次梦梦还比较强烈的抵抗,到后来也任由他了,只是绝不允许脱下自己的外衣和不能让他把手伸到里面。
 
一日晚上,又只母子二人在家,梦梦花了大半个小时帮天天弄了出来,带着一身酸痛的身子回到房里,躺在床上展转反侧,回想着刚才的情形不由面红耳赤,心跳加速。
 
这段时间来虽然是帮儿子解决生理问题,但若说自己没一点反应那也是不可能的,其实刚才在帮天天弄的时候,梦梦也是情欲上身,只是拼命用理智压仰着,这下一个人躺在床上也就没了这个束缚,手指不由自主的摸到自己早已湿透的阴部。
 
「老公比我大了三十岁,早就没有这个功能了,我也是个正常的女人,这样做没有错的。」,梦梦这样安慰着自己,手在阴部的摩擦也越来越快,终于全身抽搐,一阵眩晕,软在床上什麽也不知道了。
 
不知过了多久,梦梦才悠悠醒来,却见天天站在床边直直的望着她,急忙坐起双手抱胸,又惊又怒道:「小天,你怎麽在这,还不去睡觉」。
 
「刚才我上洗手间时路过你的房间,听到有声音,我就进来看了一下,」天天说道:「妈,你刚才的声音真好听,再让我听听吧,」说完伸手就去抱清娣。
 
梦梦急忙从床的另一边滚下,大叫道:「小天,别乱想了,快去睡觉,刚才妈妈不是已经帮了你了」。
 
「可是,那样还不过瘾,」天天沿着床沿边走边说道:「妈妈,你好漂亮,比华华老师漂亮多了,我好喜欢你,你就答应我这次吧。」
 
「不,不行,绝对不行,孩子,你想发泄,我再用口帮你吧。」
 
这时的天天脸色大变,呼吸也沈重起来,说道:「不,我今天天定要得你,妈妈,你明明也很想要,就让我的大鸡巴插入你湿淋淋的小屄吧,你刚才浪荡的样子我都看到了,爸爸早就没这个功能了,让儿子也给你快乐吧。」
 
房间很小,天天很快抓住了想逃的梦梦,双手乱扯想把她推到床上,梦梦拼命反抗时心中焦急万分:「难道真的要被小天强奸吗,当时万万不该帮他解决啊,这可怎麽办,一定不行,不然我们母子都无法见人了。」
 
梦梦心中一急,猛地一下,一脚正好踢在天天的裆部,只听得一声惨叫,天天蹲在地上手捂着那里不住的呻吟。
 
梦梦这下又是万分心痛,连忙蹲下摸着天天大汗淋漓的峨头,关切的问题:「小天,没事吧,妈妈不是故意的,真的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啊。」
 
忍受了两分锺的剧痛,天天面色扭曲的站起来,用力摔开梦梦的手,怒气冲冲的走出房门,「我恨你!」,说完大力关上门走出了家,只留下梦梦一人无神的坐在床上。
 
天天出去后一晚都没回家,梦梦在家急得团团转,打电话对方一直关机,心里又是恼怒又是懊悔,坐在客厅闷闷不乐。
 
第二天下午,突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来,梦梦急忙接起,听完对方讲完,顿时瘫倒在沙发上。
 
原来是派出所打来的电话,说她儿子刚才把人给打伤了,现在正在所里接受调查。
 
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就完全不能控制了,因爲影响很大,最后天天被判了一年劳教,梦梦急得人都瘦了好多,特别是在看守所看望天天时,他那冷漠的眼神更是让梦梦伤心欲绝。
 
一年很快就过去了,梦梦夫妇二人一大早就开着车到看守所门口接天天,见他无精打采的走出来,夫妻二人激动的一起迎了上去,但天天只是叫了声「爸」,看都没看一眼梦梦,梦梦强忍着内心的酸楚,提着东西一起上了车。
 
一连几天,天天在家也只是自忙自的,不与梦梦有任何言语上的交谈,梦梦很是焦急但又无计可施。
 
终于有一天又只有母子二人在家,梦梦在梳妆台前化了个淡妆,换上一条黑丝袜,装着短裙制服,长吸了一口气,站起身后来到了天天的房里。
 
天天正躺在床上捧着一本书看,听见声音后望了一眼,见是母亲过来,又用书挡住了脸不理她。
 
梦梦侧身坐到床边,轻轻叫了两声「小天」,见他还是不理便把手挡在书上,天天见了,发怒说道:「干吗!」
 
梦梦瞬时眼睛湿润,略带哽咽的说道:「小天,你别这样好不好,妈妈心好难受。」
 
天天发怒道:「你也知道难受啊,当初要不是你,我会受这一年的苦吗,」说着哭出声来:「那天,要不是那天你那样对我,那我也不会同人打架的,你知道我这一年里有多麽难过吗?」
 
梦梦听后也泪流满面,扑在天天身上紧紧抱着他道:「对不起,是妈妈让你受苦了,对不起,只要能补救,我什麽都愿意,小天,千万别在这样不理我了,好吗?」
 
天天看着泪眼婆娑的母亲,又被她丰满的胸部紧紧挤压着,又见她穿着很少在家穿的制服,强压许久的欲望喷涌而出,用力一翻身,把母亲压在身下,而这一次梦梦只是紧闭双眼没有反抗,天天更是胆大,「嗤」的一下,梦梦的制服衬衣扣子被扯断,两个又大又白的乳房一蹦而出。
 
「原来妈妈你是一个大骚货,乳罩都没有带,是故意来勾引儿子的是吧,」天天色色的说道。
 
梦梦虽然闭关眼睛,但还是觉得很羞耻,轻声说道:「别说了,小天,」马上又查觉到天天的舌头在自己乳房上游走,自然发出轻轻的呻吟:「啊,小天,爲了你我什麽都愿意,你不要再不理妈妈了好吗?」
 
天天一只手在她小蛮腰上游动,一只手伸入短裙,在光滑的丝袜上触摸着那条溪谷,手指轻轻滑动的同时一边淫笑道:「要我再理你也很好办,等下看你伺候得怎样,」
 
见母亲闭目不答,天天又扯下她的短裙,看着只剩下一条长黑丝袜的母亲取笑道:「妈妈,你这里好湿啊,看来你以前都是装的,其实你好早就想要我操你了是不,那时你故意说是帮我解决生理问题,其实是你自己想要,又不好意思开口,是吧,」。
 
「不,不是的,小天,你别说了」,
 
「你不想说那我就走了,以后也别想再要我理你,」天天残忍地说道。
 
梦梦感到天天好似要离开,虽知道他是作势要走,但也忍不住道:「别,别走,我说,我说,」说着伸手搂住他的腰抽泣道:「小天,是妈妈自己想要,你别走好吗」。
 
「是不是你自己发骚了,想要儿子操你!」天天这个「操」字说得很重。
 
「是,是妈妈发骚了,想,想要儿子操!」说完,梦梦掩面哭泣道。
 
天天这才笑吟吟地望着母亲,一把压上,在她丰满富有弹性的身体上乱摸,舌头也不安分的伸入她的小嘴里,梦梦闭着眼睛热情的回应。
 
「哧哧」地撕裂声阵阵响起,原本体现高贵的制服如今却被无情的扔在地上,诱人的黑丝袜也已经失去了光泽,一条条的裂开,露出梦梦大腿处雪白的的肌肤。
 
当小内裤被完全褪下时,梦梦内心又激动又害怕,双腿颤颤发抖,小嘴拼命的亲吻天天来掩饰自己的惶恐。
 
「啊——!」,随着梦梦的一声长鸣,天天毫不留情地把自己地阳具插入了母亲的阴道,并马上肆无忌惮的驰骋起来。
 
「早就想要这一天了,终于等到了,好爽,想不到妈妈你个年纪了,还和10多岁的小女孩一样紧,是不是好多年没做了啊!」
 
「嗯,啊……啊……,轻点,小天,啊……,是,是的,妈妈有几年没做过了,啊……」,
 
天天看着闭目享受的母亲,又想起自己这一年在看守所的日子,心里怨念一起,恶狠狠地说道:「我操,我操死你,你害得我这一年吃了这麽多苦,嘿!」
 
「啊,啊——,轻点啊,小天,对不起,妈妈对不起你,啊,啊,好痛,饶了我吧,啊……,我以后再也不会那样对你了」。
 
「以后我想什麽时候操你就操你,想怎样操你就怎麽操你,听到了吗?」
 
「听,听到了,啊……轻点,妈妈原意让你操,你想怎样操就怎样操,啊……轻点,求求你好吗,啊……!」。
 
「啊,啊,我好爽,要,要射了」,
 
「别,别,快拨出来,身在外面,啊——,不——!」
 
随着两人同时一声大叫,天天的精液悉数射入母亲的阴道。
 
自从二人终于突破肉体关系后,在家中的情形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,每当二人独处时,天天好象成了家长,而梦梦则成了子女一样经常受到天天的训斥,天天欲望又大,只要一有机会不管场所就把梦梦扯到自己身上,扒下她裤子一阵猛操,梦梦也都顺从地任由儿子发泄。
 
这天傍晚,吃完晚饭不久,天天对着正在看电视的父亲说道:「爸,我和妈到附近的公园去散散步啊,」
 
父亲擡起头看了看二人,看见梦梦还穿着一身制服,有点奇怪的问道:「你怎麽还穿着这身衣服?」
 
梦梦面色有点慌乱,忙解释道:「哦,今天回晚了没找到合适的衣服,等回来洗个澡后再换吧」。
 
父亲点了点头说道:「那你们早点回啊,特别小天,晚上外面黑,你要照顾好你妈妈知道吗?」
 
天天微微笑着说道:「知道,爸爸,我会很好的照顾妈妈的,」说着同面色微红的梦梦走出了门。
 
一路上梦梦走得好象总是扭捏不安,天天明知故问道:「妈,你怎麽呢?怎麽好象走路总是走不正啊,以前总是教育我说走路要有走姿,今天我可要教育教育你了」。
 
梦梦红着脸低头小声说道:「你还问,还不是你,害得人家……」。
 
「害得你什麽?」天天坏笑着望着她道。
 
梦梦却怎麽也说不出口,原来在出门时她是按天天的要求穿戴出来的,外面看不出什麽,可是里面却大有文章,上身只穿着一贴身内衣没戴胸罩,下身只穿着一条紧身袜,里面没穿内裤,丝质的紧身袜把臀部和腹部勒得紧紧的,屁股沟和大阴唇沟都让丝袜凹陷了进去,走路时两瓣阴唇在丝绸上上下磨擦,弄得梦梦刺激异常,所以走路都比平时变形了。
 
就这样走到公园一个偏僻之处,见有一个长条椅在一旁,天天拍了拍梦梦的屁股说道:「走,到椅子上去坐坐」。
 
来到椅子边,梦梦已是迫不及待地要坐下,天天一把拉住她,自己先坐下,然后拍拍自己的大腿说道:「来,坐这」。
 
「这,要是让人见了可不好,」梦梦红着脸小声说道,但被天天一拉手便也没抗拒地坐下。
 
天天在她大腿上一摸,故意惊叫道:「哎呀,妈,你的丝袜怎麽这麽湿啊!」
 
梦梦把头藏在天天怀里,娇嗔道:「还不是你让人家装成这样害的,刚才走路的时候人家难受死了,而且这条裤也太紧了,人家那个地方都让自己的阴毛扎得生疼。」
 
「哦,是吗,那让老公摸摸看,」天天笑道把手摸向母亲那早已湿透的阴部。
 
「讨厌,你什麽时候成爲我老公了?」
 
「呵呵,我不是你老公,那你这个地方怎麽任由我玩弄啊,难道你是个人尽可夫骚货?」
 
「坏死了你这小子,越说越离谱了」。
 
「好,那就用我的大鸡巴来问问你,看是不是你老公,」天天说完,左手解开梦梦的上衣扣子,两个大白奶子一跳而出,右手把梦梦档部的丝袜用力一扯,露出一个大洞后,对着早已湿透的阴户一贯而入。
 
「嗯,嗯!好大!」梦梦闷哼着:「小天,啊,小天,轻,轻点,怕,怕有人来!」
 
「这麽晚了还有会谁来,妈,你看你,下面的小嘴吸得我好紧!」
 
「嗯嗯,好,好,嗯,儿,儿子你的鸡巴太棒了,啊……」。
 
两人正亲热着,突然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传来,母子两都吓了一大跳,梦梦就准备从天天身上下来,天天却用力抱住她并使她转了个身,面朝着自己坐在身上轻声在她耳边说道:「别乱动,我们这样装作情侣亲热,别人自然会走开的。」梦梦猛然醒悟,这个时候只有这个方法最好,便紧紧抱住天天两人热吻起来。
 
那脚步声走到前面不远处却突然停了,两人都暗暗吃惊,什麽人会遇见这种情况还不走开了,天天又惊又怒,侧过右眼俏俏看着那人,此时天色虽晚,但有淡淡的月光,那人面容虽看不太清,但基本模样可以看出是个十七八岁的男孩。
 
见对方只一个人,而且居然胆大的望着自己,天天怒气冲天,心想:「我只要凶一点,吼他两下他肯定会走开」,便大声吼道:「你,看什麽看,没看过情侣谈恋爱啊,快走开!」
 
哪知他这一吼,来人没有走开,反而走近了些,天天这下又急又怒道:「干吗!找死啊!」
 
突然那人惊喜的叫道:「天天,真的是你,哈哈,我刚才还不敢确认啊,想不到真的是你,你小子,不错啊,又找了个妞」。
 
天天这下可以后悔异尝,因爲来人正是他的狐朋狗友之一,名叫地二,那次轮奸华华也有他的份,只好强行镇定说道:「哦,是地二啊,兄弟你回避一下好吗,别吓着我女朋友了。」
 
「哈哈,你又找了个女朋友,怎麽不介绍给兄弟们认识认识,一个人独亨有什麽意思,」地二说着居然走到了他们面前还啧啧叹道:「兄弟,你这女友看背影身材真地不错,介绍给我认识啊!」。
 
梦梦早就是吓得面容失色了,头紧紧伏在天天肩上,长发垂下挡住自己惊吓的面容。
 
天天强装笑脸道:「好了,别闹了,我女朋友有点害羞,下次再介绍给你认识好」。
 
「有什麽害羞的,我们兄弟之间还有什麽隐瞒的吗,」说完,地二居然伸手在梦梦腰上摸了一下,吓得梦梦浑身一颤,闷哼一声忙咬住嘴唇不让发出声,但全身仍紧张得瑟瑟发抖,而阴道里的淫水如关不住的水龙头般涓涓流出。
 
「干什麽!地二,别太过分了啊!」。
 
见天天是真的发怒了,地二缩回手,讪讪说道:「开个玩笑嘛,干吗这麽认真,好,好,你是银枪小霸王,我怕了你,我走了。」
 
听着地二渐渐离去的脚步声,二人终于松了口气,而梦梦流出的淫水已打湿了天天整个大腿,直流到长椅上。
 
「妈,这个情况下你居然流了这麽多水,真骚啊!」天天对着母亲泛滥成灾的阴道用力一顶。
 
「啊,啊——!」梦梦终于叫出了声,全身绷直,阴道急聚收缩,达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高潮。
 
当二人回到家时已是夜深人静了,梦梦老公已独自上床睡了,天天轻轻关上大门,把早已虚脱无力的母亲横抱在胸走入自己房内,梦梦吓得掩住嘴不敢出声。
 
梦梦被儿子扔在床上,吓得轻声说道:「小天,你疯了,你爸还在家里啊」。
 
天天飞速脱下自己衣服,扑在母亲身上,笑道:「爸睡死了,没关系的,刚才在公园是不是很刺激啊,妈——!」
 
梦梦想起刚才那一幕,下面的淫水又哗哗流出,天天见她咬唇不语,知是母亲情欲又开了,便脱下她衣裤,挺着鸡巴插入。
 
「妈,刚才你真是浪死了!」
 
「嗯,嗯,啊……,刚才可吓死妈了,啊……,小天,下,下次可别再这样了啊!」
 
「下次我们再换个更刺激的方式,保管让你更爽」。
 
「真是人小鬼大,这麽多名堂,啊,啊,好深,好舒服!」
 
「你以前是不是从没有达到过这样的高潮过,老——婆!」
 
「啊,啊,是,是的,小老公,老婆以前真是白活了,啊——!」。
 
天天见梦梦这次自称老婆了,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事,心里很是得意,又笑道:「老婆你老实承认,你是不是老早以前就想要儿子我操你了?」,
 
「嗯,嗯,小天,老公,是,是的,我第一次看到老公你的大鸡巴时就想让你插了,只是怕说出口。」
 
「哦,那你第一次看到我的鸡巴时是刚生出我的时候,难道那时候就想要我操了?」
 
「啊——,啊,是的,小天,别说了,我生出你的目的就是想要你操我的,你那老爸这麽大年纪了怎麽还能操得动我,我一直盼望你早点长大,好让你来操我,啊——!」
 
「真是个骚妈妈!叫,叫我儿子老公」
 
「啊,是,我是骚妈妈,儿子……老公,你的妈妈老婆想要了,想要儿子的鸡巴得紧了,对,对,这样插,啊……」,
 
「我插,我插烂你这个骚屄!」,
 
「啊,你插吧,插烂老婆的骚屄,妈妈的屄生来是你插的,不要怜惜我,呜,啊——!」,
 
天天看着淫语放荡的母亲,认爲应该是完全征服了她,便得意望形的说道:「那梦梦,下次老公我再弄一次更刺激的,让你达到你想不到的快乐,好吗?」
 
「啊,好,好,你说说看,我,啊,好深,好爽!」
 
「上次我同几个朋友玩那个老师华华你还记得吧,其实事后我听人说,她自己爽得不得了,暗里还想要我们几个轮她一次,妈,下次也让你来一次吧,保证会让你爽到天上去!」
 
天天刚说完,梦梦猛地神色大变,全身也停住不动,大大的眼睛里露出不敢相信的目光,用力一下推开天天,怒声说道:「什麽!你刚才说什麽!你把妈当成什麽人了,我真的是太放纵你了!」
 
天天见母亲怒气冲冲地起身穿衣,知道她是真的发怒了,忙解释道:「妈,我,我刚才是开玩笑的,你别生气啊」。
 
梦梦任是怒火中烧,骂道:「有这麽开玩笑的吗,我真是惯坏你了,看来你我这种关系一定要断掉,」说着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门。
 
天天独自坐在床上,心下懊恼不已,怔怔出神。
 
一天几天,梦梦对天天的态度又恢复爲以前做母亲时的态度,有时没人在的时候天天想动手动脚,都被梦梦严辞拒绝了。
 
一晃十多天过去了,又只母子二人在家,天天对梦梦说道:「妈,对不起了,别这样对我好吗」。
 
梦梦看着天天可怜兮兮的模样,十多天的怒气也消得差不多了,柔声说道:「小天,也怪妈这些天这样对你,而且这段时间我也仔细考虑了很多,你我这种关系一定要断了,不然是害了你,知道吗,孩子」。
 
「好的,妈,其实我也想了很多,以前是我太任性了,你对我这麽疼爱我还说出那样糊涂的话,我以后再也不那样了好吗,」天天说着拉着梦梦的手摇了摇用撒娇的语气说道:「好嘛,妈,你原谅我吧」。
 
梦梦见天天一孩子气的样子,很是可爱,忍不住「扑哧」笑出声来:「好,原谅你了!」
 
「谢谢妈」,天天作势就势又要亲嘴,梦梦忙用手挡住道:「停,小天,以后我们再也不能这样了」。
 
天天失落的表情浮现一下,但马上轻出笑脸说道:「妈,我还有一件事,请你一定要答应我好吗?」。
 
「你先说说看」。
 
「前两天我有学校篮球比赛里,我这个队得了第一名,几个队友要我这个队长庆功,我想明天要他们到家里来庆功,好吗?」看着梦梦沈吟不语,又摇了摇她的手道:「好嘛,妈——」。
 
梦梦见天天用恳求的眼神望着自己,心想:「若是能让小天归正,不再想着男女的事,那也是一件大好事」,便点了点头说道:「好吧,那你明天叫他们来家吃晚饭吧,妈妈我亲自下厨」,
 
「谢谢妈妈!」,天天高兴得跳了起来。
 
第二天下午,天天果然带了五六个同学来到家里,梦梦见他们个个年青帅气、礼貌大方,心里也很是高兴,便用心做了好几个菜一起吃饭。
 
饭桌上,有人提议说要喝点红酒庆贺,天天便把家中的酒拿了出来,梦梦见他们高兴也未过分阻拦。
 
几个男孩喝了一会儿,其中一个端着一杯酒敬梦梦道:「阿姨,谢谢你的款待,这杯敬你」。
 
梦梦连忙摆手道:「我不会喝酒,你们喝吧,」
 
那男孩却坚持说道:「阿姨,红酒不怎麽醉人的,而且还有美容的功能,象阿姨你这麽漂亮,喝点红酒话那就象天仙一样」。
 
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梦梦虽已年近40,但听到同自己儿子一样大的男孩公开赞美自己漂亮,也禁不住心花怒放,加之天天同另几个男孩在一旁鼓动,但没推辞一口喝下。
 
这下可好,其余的男孩也以各种理由竞相向她敬酒,加之不断吹捧她的美貌和气质,梦梦也听个迷迷糊糊,不知道喝了多少,直到最后趴在桌上人事不醒。
 
也不知过了多久,梦梦终于慢悠悠的醒来,只觉得口干舌燥,头胀身软,蒙蒙胧胧地睁开双眼,看见一个年青男人的脸在自己面前晃动,心里一惊,再仔细一看,吓得是魂飞魄散,原来自己已是躺在床上,全身光光的无任何衣物遮身,下体处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,原来那个男孩正趴在自己身上奸淫自己。
 
「别,啊,」梦梦想大声叫出来,却发现自己喉咙阻塞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,想用手去推,手却重得擡也擡不起。
 
那男孩见梦梦醒了却没有一丝害怕,反面淫笑道:「阿姨你醒了啊,你下面的小嘴好舒服耶,你刚才喝醉了,我等下输点营养液给你补充补充体力啊」,说完又「扑哧扑哧」的大力抽插。
 
「不要」,梦梦终于叫出声来:「你快下来,你这是犯法知道吗?」
 
「这有好怕的,我是轮到最后一个上你的,第一个是你儿子,要犯法他也是主犯」。
 
梦梦这才看了一下四周,只见包括天天在内的几个男孩都围在床边观看,她又急又怒骂道:「小天,你这是干什麽!」
 
天天笑着说道:「妈,上次我不是说了想要你更快乐吗,今天不就是了,我这几个朋友都功夫很好的,保管让你达到极度的爽快!」
 
「畜生!」梦梦悲愤地大叫着,无力的身体虽然想忿起反抗,但却毫无作用,反而形成的波浪更是激起了身上男孩的欲望。
 
「阿姨,刚才你这几下真浪,哎呀,你们看,她的水出了好多耶!」
 
这时,天天也伸出手在梦梦的乳头上摸了两下,笑道:「妈,你以前是怎样个浪法我又不是不知道,你看你乳头这麽硬了,就别再口是心非了」。
 
「小天,你爲什麽要这样对待我?」梦梦悲鸣道。
 
「爲什麽?当然是想让你快乐啊,其实你们女人哪个没幻想过被男人轮奸啊,这其实才是你们女人最想要的快乐」
 
「不,不是的,」梦梦哭泣着,但是阴道内传来的刺激却不断地消磨着她的意志。
 
「真不愧是银枪小霸王的妈妈,骚得可够劲!」,
 
「是啊,你看她的阴毛又浓又黑,只有性欲特别的人才是这样!」,
 
「还有,你听她发出的声音,比我们所有玩过的女人都好听,天天,你可真不够意思,这麽久了才把你妈给我们享受,」
 
「我总要把她调教好了再给兄弟们玩玩啊,怎麽样,还不错吧」,
 
「哈,哈,哈!」房间里传着男孩们放肆的淫笑声。
 
整整一晚上,梦梦被自己儿子和他的同学不停地奸污,并尝试了种种花样,时而两个男孩一前一后抽插,时而被一人抱起悬空另一人面对面的插入,梦梦从始的抵抗再到后来的放弃,再堕落到任由自己身体本能的发泄。
 
当梦梦再一次醒来时,房里只剩下自己一人躺在床上了,回想着发生的一切,感觉自己象是做了一场梦,她摸了摸已经红肿的阴户,强忍着全身的酸痛穿好衣服,走出了房门。
 
客厅沙发上,天天正翘着二郞腿上扬着嘴角看着走来的母亲,梦梦看到儿子这个模样,更是气打不过,骂道:「你,你这个畜生,你居然这样对待妈妈,你还是人吗?」
 
天天只是讪笑,说道:「妈,你还生气啊,昨晚你达到高潮的次数就算没有十次,八九次总有吧,我这是爲你的性福着想啊!」。
 
「你,你,我,我不想再见到你,」梦梦气得浑身打颤,而天天只是满不在乎的嘟着嘴。
 
之后这一个多月,梦梦都很少回家,偶而回两次也是尽量避开天天,天天打来的电话也是一接就挂。
 
一日在门口,天天拦住正要出门的梦梦,刚要开口说什麽,梦梦赶忙推开他走了出去,听到身后天天怒气冲的话语:「妈,你再这样我会让你后悔的」,梦梦也不回话,急匆匆的走开。
 
这日,梦梦呆呆地坐在住所的椅子上发呆,旁边是一张刚刚拿到的医院化验单,看了上面的报告后,她犹如五雷轰顶,原来她被证实怀孕了,肯定是上次被轮奸后,一连好几天精神愰惚,不记得吃避孕药导致。
 
「这可怎麽办才好,一定要去做流産的,但是千万不能让人知道啊,老公这麽大年纪了,外人肯定知道他不可能还有这个功能了,还有,这个种子到底是哪个男孩播下的,不会是天天的吧」。
 
正当梦梦还在糊思乱想之时,手机铃又响起了,她看也没看就接通了。
 
当听完对方的话,梦梦的手机「啪」地掉到了地上,全身如稀泥般倒在椅子上,完了,天天涉嫌轮奸被抓,这次证据确凿,这可是重罪啊,我该怎麽办?梦梦不由自主地摸了摸了肚子,流産手术还要不要去做,还能去做吗?
 
(全文完)